首頁 - 音樂音樂人 - 正文

唱出一種90后的喪:草東沒有派對

admin
17.06.30 09:00:00

唱出一種90后的喪:草東沒有派對

2017年6月24日,在第28屆臺灣金曲獎上,“草東沒有派對”入圍六項獎項,最后摘得最佳樂團、最佳新人獎、年度歌曲獎三項大獎。其中兩項與五月天狹路相逢。

臺灣的金曲獎可謂是華語音樂獎項中最頂級也最特別的一個。在這個流量時代,當大家為了謀求收視率和關注度,請來一眾小鮮肉、流量擔當刷臉的時候,金曲獎卻從不以銷量和流行作為參考,而是更注重音樂的品質和創新,挖掘和力捧有潛力有誠意的新人歌手或樂團。

“草東沒有派對”就是其中一個。從去年的爆款,到今年的黑馬,更多人因為金曲獎認識并討論著草東……草東派對的又一個高潮終于來了。

唱出一種90后的喪:草東沒有派對

一支不像臺灣樂隊的臺灣樂隊

其實,追根溯源,草東沒有派對成軍的時間并不晚。早在2012年他們就存在了,只不過那時他們不叫這個,而叫“草東街派對”。

在臺北永公路附近的草東街和不遠處草木繁盛的陽明山一帶,幾個十八九歲的青年決定成立樂隊,那時的草東街人煙稀少,長滿芒草,主唱巫堵和吉他手筑筑常在這條街上玩耍,也從這條街上尋得了許多靈感,后來在搖滾研究社認識了鼓手劉立,于是有了熱鬧非凡的草東街派對。

但之后樂隊歷經人事變遷,這場派對也終有曲終人散的時候。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整,再出現時,他們已變成了草東沒有派對,而這個名字似乎也奠定了樂隊“很喪”的氣質。

唱出一種90后的喪:草東沒有派對

從出道開始,“草東沒有派對”就被掛上了“魯蛇世代”代言人的名號。“魯蛇”音譯自英語“loser”,是年輕人常常拿來自嘲的一個詞,你也可以理解成廢青。

為什么會和loser掛鉤,還備受“Loser世代”的推崇?這恐怕要從主唱的嗓音和樂隊的詞句編曲說起。

乍聽到草東,你很難想象這是一支臺灣樂隊。因為主唱巫堵一口標準的北方味兒普通話,歌詞和曲調也顯得那么不歡樂。有點民謠,又有點Grunge的感覺(Grunge,中文名稱為垃圾搖滾,邋遢搖滾,或油漬搖滾)。通常開始表現得很頹廢,一到副歌部分就會突然爆發地歇斯底里。

總之,這個全部由90后組成的新銳樂隊,和臺灣的小清新和陰柔相距甚遠,但又不像搖滾樂那般叛逆憤怒。

唱出一種90后的喪:草東沒有派對

雖然聽起來很喪,但不全是喪

2016年3月,草東發布了首張專輯《丑奴兒》,歷時四個月,從頭到尾全部獨立制作,成品卻出人意料的精彩。此前,他們拒絕了很多廠牌發來的簽約經紀邀請,也沒有大量資金支持,但他們想要先自己做做看,看看自己能做成什么樣。

于是,做出的歌幾乎橫掃金曲獎,甚至打敗了天團五月天。

唱出一種90后的喪:草東沒有派對

厭煩了那些復雜晦澀、故作文藝的句式和詞語,草東詼諧荒誕的寫作方式,和充滿少年心氣、直白又赤裸的剖露,讓聽的人一聽便懂。這種或頹靡或自憐自憫、要死不活的樣子很容易讓歌迷產生共通感。

編曲架構流暢,加入了跳躍昂揚的Disco Beat,喪氣里夾雜著荷爾蒙和多巴胺的訊息。最重要詞曲咬合,聽起來順耳唱起來順口。整張專輯概念難得的統一。

雖然草東聽起來很喪,但其實他們表達了如今年輕世代的很多思考和態度,以及自我掙扎和與自己和解的期望。記錄下對于土地對于人情世俗的觀感,關注失敗者,控訴世情。

而專輯名《丑奴兒》除源于辛棄疾的名篇,鼓手劉立曾這樣向大家介紹:“大人們總認為孩子年紀小就沒有話語權,可我們的快樂、憂愁、憤怒同樣是認真的,取這個名字也是想表達即使沒有人在聽,我們也要唱出來的意思。”

也曾有人字斟句酌分析他們的歌詞,指出《大風吹》里“哎呀呀,你看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啊,那東西我們早就不屑啦,哈哈哈”不就是90世代的年輕人對抗一切的武器。而《爛泥》里“我想要的公平都是不公們虛構的”則直指社會公平缺失。《勇敢的人》里“別氣了沒有誰再跟你作對,別哭了沒有誰會心碎,沒有勇敢的人”其實是一種勇敢。

草東唱的其實是這一代年輕人的群像,觀察社會和年輕人,替他們戳破假象,和自嘲著面對。這可能是臺灣青年和內地青年當下共同的狀態。

唱出一種90后的喪:草東沒有派對

草東就是草東,不是宋冬野也不是萬青

總有歌迷聽完草東后這樣形容:“一種宋冬野搖滾起來的感覺,陣陣肥肉撲簌而下”或“臺北萬青”。但草東就是草東,它有屬于自己的一套音樂豐富性。

也許是因為最早組成的成員本來都是玩Punk rock、Grunge、Metal等比較強硬直白的曲風,所以他們的音樂氣質相較之下,更加硬朗,也更年輕和鮮活。

唱出一種90后的喪:草東沒有派對

其實早在2015年,草東就已經在圈內爆火。巡演場場爆滿,一票難求,粉絲戲謔“草東沒有門票”。首場臺北Lagacy千人場瞬間秒光,還得到焦安溥助陣。只要聽到草東其中一首歌,幾乎立刻就能知道他們必然會被年輕人注意到。所以,這次草東斬獲多項金曲獎并不意外。

但草東在獲獎后仍謙遜地在社交網站上寫下長文表示感謝:“雖然這次在獎項數量上多過天團五月天,但得獎對我們而言絕對不存在任何輸贏的比較”。

在金曲獎頒獎典禮上,主唱巫堵說:“我們一直不希望刻意去區分或是疏離任何的世代,或是群體。每個群體每個當下,在每個大環境中,都會有屬于他的虛無和荒謬。也很幸運地總有那么一群人,在這些荒謬和虛無里面,一直努力的尋找自己捍衛的價值,尋找屬于自己的聲音。謝謝他們讓我們聽到他們的聲音,謝謝大家聽到我們的聲音。”

獨立樂隊“草東沒有派對”現在由巫堵、筑筑、世暄、凡凡、Sam五人組成,其中巫堵與世暄正在當兵,預計明年3月退伍,屆時才會有演出計劃。

一眾歌迷、樂評人、音樂前輩都在觀望著他們今后可能長成的模樣,同樣期待他們新一輪的巡演,讓更多人聽到草東的現場。

唱出一種90后的喪:草東沒有派對

(版權歸橘子娛樂所有,未經許可,禁止轉載,侵權必究)

收藏文章

熱門評論

登錄后可評論
限140字
發布
推薦明星 查看全部明星
推薦熱詞

建議
反饋

Feedback

橘子娛樂二維碼
掃碼下載橘子娛樂APP,讓快樂來的更猛一些。
河南11选5走势